否则没人能够承受的起太阳神大人的怒火维多利

小编:绝对不能这样,绝对不能这样克林姆在心中说道,可是,看着一旁狠之又狠的苏斯少校,他真的不能把这句话给说出来。 马歇尔要的是一个听话的代言人,而不是一个有着自己野心的政

“绝对不能这样,绝对不能这样……”克林姆在心中说道,可是,看着一旁狠之又狠的苏斯少校,他真的不能把这句话给说出来。
 
    马歇尔要的是一个听话的代言人,而不是一个有着自己野心的政治家!
 
    如果自己再表现出一点反对意见的话,那么这个苏斯少校绝对会毫不犹掩护的把他也给枪杀了!
 
    似乎是看穿了克林姆的心思,苏斯少校微笑着说道:“怎么,我的总督大人,你动摇了?”
 
    克林姆艰难的调整了一下情绪,压下心中的怒火,努力使自己的语气保持平缓:“苏斯少校,这样下去,我们即便胜利了,也会很不得民心的。”
 
    “民心?”苏斯的眼睛里面涌现出了浓浓的嘲弄之色:“民心是个什么东西?”
 
    民心是个什么东西?
 
    一听这话,克林姆知道,自己就是在对牛弹琴了!对方是军人出身,现在也只相信武力才代表着话语权!根本不会管民意如何的!
 
    再加上他们根本不是德弗兰西岛本地人,对这座岛也没有任何的感情,即便这座岛变得千疮百孔又怎样?即便德弗兰西人都死光了又怎样?他们不在乎!
 
    克林姆看了看周围,这里是他的临时指挥所,可是,除了他自己之外,周围全部都是苏斯少校的人,他已经彻底的把自己给架空了!
 
    克林姆现在任何消息都传递不出去!
 
    战斗都还没结束呢,他就已经成为了一个傀儡了!
 
    “克林姆总督下,我想,你应该知道,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,在这个过程中,民意和民心并不重要,真正重要的,是这个东西。”苏斯冷笑着,拍了拍手中的突击步枪:“明白了吗?”
 
    枪杆子才重要!
 
    “你不了解德弗兰西岛的历史和局势,你不了解三大部族之间的关系,你真的不能把别的地方的成功案例搬到这座岛上!这会引起极为恐怖的后果的!”
 
    克林姆说的是对的,但是这个苏斯却明显听不进去。
 
    “哦?你在质疑我?”
 
    苏斯站在了克林姆的面前,他的眼睛里带着浓浓的嘲弄:“你知道的,你现在,必须听我的。”
 
    在说话间,他掏出了怀中的shou qiāng,然后用力的戳了戳克林姆的胸膛:“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 
    克林姆好歹也是统领一方的枭雄,此时被这么毫无尊严可言的用枪口戳着胸口,他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要被气炸了!
 
    “听我的。”苏斯把枪收起来,盯着克林姆那愤怒的样子,反而笑了起来:“只有拳头和子弹,才能让那些人臣服,他们再愤怒又怎样?面对死亡,没有人能不害怕!没有人能不屈服!”
 
    克林姆转过脸去,看着外面,那两大部族的人还在愤怒的朝着这边冲过来,有人倒下去之后再也没有站起来,但是却没有人退缩!
 
    “他们真的会屈服吗?”克林姆在心中问了一句,但是却没有任何的dá àn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在距离此地数十公里的一条公路上,一辆车停在了路边,车门打开,一个身穿黑袍的人直接从里面滚了下来,重重的摔在了路边的草地上。
 
    而他的脸上,戴着标志性的青面獠牙àn ju!
 
    只是,摔了这一下之后,竟是把他脸上的àn ju给摔掉了!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2536章 军师的短信!
 
    在苏锐的眼睛里面,军师从来都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,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军师脆弱的时候,更没有见到他被病痛给折磨的直不起腰的样子!
 
    而此时,军师就这样趴在草地上,那本来很宽大的黑袍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,紧紧的贴在了身上!
 
    “该死的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这一次疼的这么久……”军师那虚弱的话语之中带着浓浓的不甘心。
 
    军师在地上趴了好一会儿,似乎缓过了劲儿,这才极为艰难的从口袋之中掏出了手机,只是,他现在的手指似乎还很无力,好像连手机都捏不住,不过是从裤子口袋拿到眼前而已,就掉了好几次!手指全程都在颤抖!
 
    平日里强大无比的军师,现在看起来虚弱的就像是个毫无自保能力的孩子!随便来一个不会功夫的人,都有可能让他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掉!
 
    周围没有任何太阳神殿战士保护的军师,此时正处于最危急的时刻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维多利亚带着那个高大的黑人布朗基来到了别墅二楼的主卧室。
 
    “现在告诉我,你的人是不是从这里开始寻找的?”维多利亚冷冷的说道。
 
    布朗基仍旧是一副憨厚的模样,也不知道这种性格的人怎么能成为一支小型佣兵队伍的负责人。
 
    他从维多利亚的态度中就已经判断出来,这位大小姐八成是要拿自己来出气了。
 
    “是的……维多利亚小姐,我们的确是从这个房间开始寻找痕迹的……因为,我的那几个同伴就死在这房间里面……”布朗基结结巴巴的,看起来有点紧张。
 
    “你的人手只顾着寻找走廊的痕迹,难道就没想过,敌人有可能是从阳台进来的?”维多利亚没好气的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刚刚因为这件事情而批评了她,她自然得把这种情绪给转移出去,而办事不利的布朗基,则就成为了最合适的发泄对象了。
 
    布朗基用那蒲扇一般的大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:“我们有想到这一层,大小姐。”
 
    他走到了阳台旁边,指着地板,说道:“我们从这里并没有找到任何的脚印,所以,凶手应该不是从这里上来的。”
 
    “你开什么国际玩笑?那你们就不会到下面寻找一下?看看草地上有什么痕迹?”维多利亚没好气的说道。
 
    这个家伙看起来憨厚,可是实际上回答都是在推脱,苏锐都已经在草坪上找到了血迹,这个布朗基还在推脱着什么呢?
 
    “大小姐,您说的是,我们没想到这一点。”布朗基说着,便用对讲机开始布置对草坪的搜索任务了。
 
    维多利亚气的不打一处来:“算了,不要管这件事情了,你们接下来做好戒备就行了。”
 
    “是。”布朗基说道。
 
    “但是,你们最好祈祷能够找到军师,否则没人能够承受的起太阳神大人的怒火。”维多利亚又说了一句。
 
    她这话草地上的军师,好不容易把手机给挪到了眼前,他用颤抖的双手,按下了开机键。
 
    也许手机受到了撞击,军师连续按了几次开机键都没有反应,屏幕也始终没有亮起来。
 
    “该死的,快亮啊。”军师无奈的说道。
 
    此时,没有了面具的遮挡,他的面庞也已经暴露在了空气中。
 
    也许是由于长久不晒太阳的缘故,从侧面看去,他的皮肤白的耀眼。
 
    似乎是听见了军师的催促,再加上军师拼了全身的力气,连续按了二十下开机键之后,屏幕终于亮起来了!
 
    军师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也许是由于被病痛所折磨,此刻他的嘴唇无比苍白,没有一点血色。
 
    “呼……”

当前网址:http://icili.net/a/huangdaxianzongheziliaodaquandenglu/20181201/4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