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这些人总是抱着敷衍的态度的话那么军师永

小编:这是什么? 这就是脚印! 虽然并不是整只脚面积下的草茎全部断裂,但是,此人在落地之后,应该是脚尖着地,第一步跨出了两米,随后第二步再度跨出了三米! 因为,苏锐已经看到

这是什么?
 
    这就是脚印!
 
    虽然并不是整只脚面积下的草茎全部断裂,但是,此人在落地之后,应该是脚尖着地,第一步跨出了两米,随后第二步再度跨出了……三米!
 
    因为,苏锐已经看到了,就在三米之外,有一处痕迹已经非常的清晰了!
 
    当然,这也只是对于他而言的清晰,因为路线图已经出来了,所以寻找起来就比较简单了,而维多利亚所带来的那些手下,自然不会有他那么的仔细,几根断裂的草茎并不能够引起他们的重视,甚至……他们对这种重要的线索,连多看一眼都做不到。
 
    苏锐缓缓的朝前走着,这时候,他已经找到了十几个脚印了。
 
    是的,只要来过的,就一定会留下痕迹!
 
    苏锐还真的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最笨拙的方法,找到那个高手的离开方向,然后把军师营救出来!
 
    哪怕,哪怕付出再多的时间,苏锐也在所不惜!
 
    维多利亚也已经从阳台上跳下来了,看着专心致志的苏锐,她并没有出声打扰,眼底则是涌现出了一抹佩服的神色来。
 
    苏锐这份心理素质,还真的远非普通人能够比拟,虽然他先前在得知军师失踪之后,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但是现在却已经能够沉静下来,开始认真地分析案情中的线索了,这一点真的难能可贵。
 
    可是,就在这个时候,苏锐的脚步忽然间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怎么回事?”维多利亚问道,她看到了苏锐紧锁的眉头。
 
    苏锐没有答话,而是指了指前方的草地。
 
    在那里,几根草茎似乎有点变色,不再是纯净的绿色了,而是微微发黑。
 
    不,确切的说,不是发黑,而是暗红。
 
    暗红色?
 
    维多利亚的心中一紧。
 
    “这是……血迹!”她说道!
 
    “没错,就是血迹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:“我想,这应该是军师的血吧。”
 
   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苏锐的语气之中已经饱含着无尽的杀意了!
 
    这种杀意是无差别的释放出来的,即便是强如维多利亚,也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冷颤!
 
    军师就是苏锐的逆鳞!这一刻,维多利亚甚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,苏锐的心情已经明显变得不平静了起来!
 
    她相信,如果再多发现几处血痕的话,苏锐的怒火恐怕会再次控制不住的爆发出来!
 
    “不一定是军师的血,也可能是那个把他劫走之人的。”维多利亚安慰着说道。
 
    不过这句安慰明显有些苍白,实在是没什么太强的说服力。
 
    毕竟那人是全盛状态,而军师则是身患重病,疼的连站立都困难,这种情况下,他怎么可能会是那个神秘高手的对手呢?
 
    苏锐倒也没有反驳,而是点了点头:“希望是吧。”
 
    又往前走了十几米,他们找到了第二处血痕。
 
    这一次,这血迹的范围就明显一些了,至少不止是几根草茎了,而是一块硬币这么大的范围。
 
    这更像是军师吐了一口血沫。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,看了维多利亚一眼:“亲爱的白金,你的那些手下看起来可不怎么用心,我想,如果他们能够再仔细一些的话,应该是能够找到这个痕迹的。”
 
    维多利亚点了点头:“也许是因为他们把注意力都放在走廊和大门了,并没有想到敌人会从这个方向离开。”
 
    “希望你的解释也是他们所想的。”苏锐摇了摇头,继续往前找着。
 
    维多利亚看了看地上的血痕,又看了看苏锐的背影,说道:“吹毛求疵,不过是借机发火罢了。”
 
    每次,苏锐在喊维多利亚为“白金”的时候,都是最认真的时候,并不会有一丁点开玩笑的意思。
 
    因此,这样的语气弄的维多利亚有点微微的不爽,因为她真的认为自己的手下尽力了。
 
    虽然,那些手下也是她从朋友那里雇佣而来的。
 
    苏锐意识到了自己的话语影响到了维多利亚的心境,于是转过脸来,说道:“维多利亚,我真的认为你的那些手下有些敷衍,他们的负责人是谁,你能不能去提醒他一下?”
 
    “好的,好的。”维多利亚举起了双手:“那就听你的,我去狠狠的训他们一顿,好吗?”
 
    “去吧在太阳神殿内部,谁能不在意军师?
 
    所以,苏锐才特地让维多利亚去提醒一下她带来的那些人,如果这些人总是抱着敷衍的态度的话,那么军师永远都不可能找到!
 
    维多利亚的心里是稍稍的有点不爽的,但是她也知道,苏锐说的并没有什么错,那一口血沫子的痕迹,只要是太阳神殿的战士,是一定能够看出来的,如果能够早两个小时发现,那么会不会早点找到军师呢?
 
    可是没有!
 
    所以,维多利亚对那群所谓的手下也是有点窝火的。
 
    她穿过草地,来到了别墅的院子里面,看着那些还在仔细寻找着痕迹的雇佣兵们,不禁摇了摇头,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这些家伙,真是够坏事的,早知道自己就不该这么的信任他们。
 
    “布朗基,你有什么发现吗?”维多利亚冷冷的问道。
 
    一个身穿迷彩服的黑人转过脸来,他摘掉了头上的贝雷帽,揉了揉脑袋,无奈的说道:“尊敬的维多利亚小姐,我们到目前为止还是一无所获。”
 
    这个家伙的身材极为高大,看起来得有两米左右,他身上的肌肉也非常发达,把穿在别人身上很宽松的迷彩服都给撑的紧紧的,就像是人形铁塔一般。
 
    他看起来身高臂长,力量无穷,这样的人如果参加肉搏战,那几乎可以等同于战场绞肉机了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icili.net/a/huangdaxianzongheziliaodaquanyule/20181201/1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