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也是一个残破不堪的德弗兰西岛这里有谁会记

小编:不过,这一句话可谓是把他的心里话给彻底的讲出来了。 你打电话来,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事情?苏锐皱了皱眉头:可是,我现在只关心军师,你明白吗? 比埃尔霍夫一拍大腿:哎呀

 不过,这一句话可谓是把他的心里话给彻底的讲出来了。
 
    “你打电话来,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事情?”苏锐皱了皱眉头:“可是,我现在只关心军师,你明白吗?”
 
    比埃尔霍夫一拍大腿:“哎呀,我亲爱的阿波罗大人!你平日里不是绝顶聪明的吗?不是只要给你几点线索,你就能够判断出事情的走向吗?我都告诉你国际社会在高度关注着这边的局势,我都告诉你克林姆已经陷入了僵持状态,你怎么还不明白呢?”
 
    这话颇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味道。
 
    要是放在平时,恐怕苏锐就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,可是现在,他皱着眉头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,德弗兰西岛的动乱不会持续太久了?”
 
    “因果联系,你想想因果联系!”比埃尔霍夫说道:“克林姆发动政变的第一时间就是切断整座岛的对外所有通讯,想要把国际社会变成瞎子,让他们根本看不到这里所发生的事情,可现在,通讯信号已经彻底的恢复了,从初始修复到完全恢复,这几个小时里面,克林姆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,这说明什么?”
 
    比埃尔霍夫大喊道:“他自顾不暇了!精力不够了!人手不够了!快结束了!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这位情报之王又喊道:“通信一旦完全恢复,留给那位尊贵的马歇尔先生的时间也不多了!”
 
    比埃尔霍夫说的确实没错。
 
    通信如果彻底恢复的话,那么国际社会可就不再是瞎子聋子,不再对整个德弗兰西岛的事情一无所知,联合国也会迅速的采取行动,对这起“局部冲突”进行控制。
 
    马歇尔的时间真的不多了。
 
    而且,如果他不能够空降一支奇兵,来让国际社会把目标给转移开来的话,那么基本上他这次的行动就要宣告失败了。
 
    毕竟,一个组织的势力再强大,即便他们富可敌国,也不可能和国际社会相抗衡。
 
    可是,苏锐的心里面并没有任何的放松,他知道,越是这样,越是可能会把敌人给逼上绝路,到时候,对方开始狗急跳墙,铤而走险,那么事情可就要危险了。
 
    毕竟,军师还在对方的手上呢。
 
    苏锐看着渐渐涨起来的潮汐,眯了眯眼睛。
 
    他的目光之中带着浓浓的精芒,好似能够穿透无尽的雾霭。
 
    德弗兰西岛,这里的迷雾,什么时候能够彻底的消散?
 
    苏锐隐隐的有种感觉,这里的一切,似乎都应该由他来做出了结。
 
    在这种情况下,那些还未出现的证据,都该慢慢的浮现出来了。
 
    “马歇尔,马歇尔,这次的事情背后,是不是就只站着你一个人呢?”苏锐的眸光充满了凝重。
 
    “如果军师被你折磨了,那么,我即便倾尽全力,也要覆灭你们马歇尔家族!”苏锐咬着牙说了一句。
 
    似乎是听到了他这句话,海上的薄雾竟是开始缓缓的消散了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与此同时,克林姆正指挥着手下对着前方的人群疯kuáng shè击呢。
 
    在政变之前,他本以为一切已经尽在掌控,完全不用担心还会有变数出现,他对德弗兰西岛的一统极为自信,可是,现在看来,他不仅不知道统一的进程会拖到什么时候,甚至自己能不能赢得这场局部战争,都是一个无法判断结果的未知数了。
 
    “给我狠狠的打!”克林姆低吼道。
 
    对面,瓦尔纳族和罗佩赛族都在疯狂的冲击着,即便这些人的手里没有枪,即便他们只是挥舞着铁棍和菜刀,但仍旧悍不畏死的往前冲着。
 
    一旦到了这种环境中,被鲜血一刺激,即便胆子再小的人也没法保持冷静!
 
    在他们之中,有很多人都失去了亲人,他们亲眼看着挚爱的妻子和父母倒在了自己的面前,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之下,谁还不去拼命?
 
    其实,一开始的时候,克林姆是没打算采取这种激进的镇压方式的,虽然他是个极有野心的政治家,但毕竟,他是这座岛上的总督,也是个地地道道的德弗兰西人,那两个部族就算是和自己再不对付,他们也是这个未来“国家”的组成部分,在这种情况下,自己又怎么能够对他们举起屠刀呢?
 
    因此,在克林姆一开始的计划之中,是没打算找这些人的麻烦的……他的具体做法是把主要矛盾给转移出去,让三个部族联合起来,一致对外把怒火全部倾泻到那些国外游客们身上!
 
    尤其在华夏游客成为了德弗兰西人一致对外的主要矛盾之后,克林姆的对外政策还是挺成功的,如果不是苏锐连续救下拉卡斯和泽尼特的话,那么克林姆真的有可能前所未有的把三个部族全部团结起来,然后硬生生的将德弗兰西岛给变成独立王国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他的如意算盘被苏锐给彻底的打破了。
 
    这个来自于华夏的年轻男人,就是这座岛上最大的变数。
 
    看着一个又一个瓦尔纳和罗佩赛族人倒在血泊之中,克林姆的眼睛红了,眉头也狠狠的皱了起来。
 
    他有点于心不忍了。
 
    这样下去,就算是能够统一全岛,那也是一个残破不堪的德弗兰西岛!这里有谁会记得他的好?那两大部族之中,每个人都会对他报以仇恨的目光,每个人都会把他当成一生的仇敌!他就是最大的暴君!
 
    克林姆不想落得个暴君的名字,否则的话,在政变一开始,他就不会选择把主要矛盾集中在国外游客们的身上了!
 
    这很明显就是在与虎谋皮!
 
    克林姆恨不得将这个名叫苏斯的家伙碎尸万段,可是,碍于马歇尔的威压,他什么都做不了。
 
    即便知道自己走上的是一条不归路,但是克林姆也完全没得选!
 
    前方是深渊,后面是悬崖!
 
    “怎么,你犹豫了?”苏斯少校微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只是,这样的笑容,落在克林姆的眼睛里面,觉得此人简直和魔鬼也没什么两样!
 
    一开始血腥镇压的主意,就是这个家伙提出来的!就在克林姆还尚未下定决心的时候,这个苏斯少校便下令对那些手无寸铁的岛民们进行扫射了!
 
    虽然有斯密安族人在背后支持自己,可是,看着那两大部族的人一片又一片的倒下,克林姆的心在直滴血!
 
    这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结果!因为这些年来,三大部族虽然政见不同,但已经并不像早期那样水火不容,他们已经开始通婚,并且逐渐的融合在了一起。
 
    他杀了另外两大部族这么多人,可是,这里面也有斯密安族人的妻子,也有他们的丈夫!
 
    如果这种单方面的屠杀再进行下去的话,克林姆真的担心那些对自己一直铁了心追随的斯密安族人会发生bào dong!
 
    到那个时候,他就是四面楚歌的孤家寡人了!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icili.net/a/huangdaxianzongheziliaodaquanyule/20181201/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